刘同苏: 大选的底座(一)

是在此世的炽热里面爆红一时而燃尽为明日的灰烬,还是坚韧地让天国生命持续地隐行于日常生活的内里,从基底处逐渐却彻底地更新这个世界?

“有朋自远方来”已经被“俗成”为外在形体的会面,其实原本说的是灵魂的穿透。下面这幅照片就来自一位“远方的朋友”。他不经意地将自我涂鸦在这张灵魂信笺上,任其在灵气风动里随意飘飖,让任何“不亦乐乎”者自己签上收件人的姓名与地址。这是摄影师早年拜访一位美国老太太家时,借了主人的相机,留下了Laguna Beach夏末残阳的一抹余晖。

刘同苏:自由失落的文化思考框架 ——关于“武汉肺炎”事件的再思考

自由是人的本质。自由意味着:一个个体可能以终极基点支配自身,从而,能够作为自我而独立存在;[圣经]指出: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的,说的就是这个意思(上帝是万物的终极;“上帝形象”就是以上帝而终极化的自我样式)。“武汉肺炎”事件表明:在中国现存的文化价值体系里面,自由非但没有居于至上的地位,甚至根本没有占居一席之地

刘同苏:“专制”的无自由灵魂之大众基础 ——“武汉肺炎”的“人文思考

“武汉肺炎”显示了夺取人之肉体生命的威胁力,于是,终于在专属肉体的人群里面激起了对专制主义的某种反应。但是,由于这是专属肉体的人群因着肉身可能灭绝的危机而引发的反应,所以,反应的焦点依然针对的是肉体性的人群,部门和权力,所注意的是制体,而非体制。需要出现有自由灵魂的独立人格,才可能透视到内在地支撑着制体的体制。

刘同苏: 有人唱的是声音,有人唱的是心 ——李荣浩战队V王力宏战队

歌赛是“扑”“粉”的最佳机会。不过,一般歌迷“粉”的是歌手。此次[中国好声音],我一下被一位导师“粉”住了。“李荣浩”,一位我从未闻名的原创歌手(实话说,我的耳膜也没震动过几位当下歌手的名字),一下子以其“导师”态度,成了“丝”上我心的钩。“粉”妆已经在另一篇文([懂我,我懂])里面谈过,此处,不再描了。这里直奔其导出来的作品。即使对对决的两位导师所知甚少,但从初选,已经看出李荣浩与王力宏的路径分歧,完全不同的风格。学生一登台,选材与调教的对立就分明了